第182章 风花雪月案之八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文章 > 情感美文,time:2019-06-13 07:19
上一篇:猫咪便秘做结肠切除术可根治 下一篇:没有了

第182章 风花雪月案之八

  小伙子立马来了劲,非常爽快地将易天给带进了其中一间卧室。

  整间卧室都是挂的衣服,也确实大部分都是演出服。   靠近最里侧挂了几件小丑的衣服,他走过去,似乎对小丑衣服特别感兴趣。

  杨帆走过来。

  “易警官要是对小丑的衣服感兴趣的话,我可以以批发价卖给你。 ”  “嗯,不错,有小丑的鼻头吗?红红的那一种。

”  “小丑的鼻头?这个真没有,不过一般的玩具店都有卖的。

”  “哦,好吧。

你这里的服装还真不错,到时我会让局里的警员和你联系,你可一定得给我批发价啊!”  “那是当然,能为人民警察服务是我的荣幸。

”  茶几上一台笔记本电脑,网面是某宝网站。

  网站滴滴的声音不时地响起,电脑旁边的水果盘里,几个青色饱满的芭乐果,果子上贴了某品牌的标志。   “这果子不错,叫什么来着?”随手拿起一个来问杨帆。

  “芭乐,南方人爱吃这个,蒋阿姨带来的,警官要不要来一个?”  “不了,我一个北方人吃不惯那个味道。

感谢你的配合,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 ”  “警官客气了,配合警察办案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我荣幸之至,要是还有什么要问的尽管来找我,我随时恭候。

”  从杨帆家出来,易天并没有立刻下楼去,又回到了刘朵朵的房间。   茶几上的果盘里,几个芭乐还摆放有序,最上面是削了半个皮的芭乐。   他拿起其中的一个来,上面一个红色的水果标签。 手心里一张红色的水果标签,是刚刚在杨帆家的芭乐上取下来的。

  这两个标签是同一商家的,就是不知道这芭乐是来自同一家水果店呢?还是刘朵朵家的芭乐来自于杨帆家。   对门的杨帆,与他交流太过于顺畅了,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小区门口有一家还不错的水果店,水果齐全,包装精致。   其中就有在杨帆家的那一款商标的芭乐,风花雪月小区的特色,里面的佳丽一般是昼伏夜出,这个时候的水果店相对比较冷清。   水果店的店员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在整理货价,并没有什么心思搭理易天。   易天拿了两个芭乐,径直走到收银台。   店员磨磨蹭蹭,收银台的电脑半天才打开。

  易天有点不耐烦。

  “怎么这么慢,难道说这么一早上就没有人来买水果吗?”  店员摆了一副欠钱脸:“哥,哪个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一大早跑来买水果。

小区里头的姑娘们这个时候还在梦周公呐。

”  两个芭乐花了人民币18元8角,店员还不大情愿卖似的。

  出了水果店,刚好遇到一筒,随手将两个芭乐扔给了一筒。

  一筒非常之高兴,洗都不洗直接就开啃。

  风花雪月小区物业公司,物业经理倒是相当配合,业主信息厚厚一大本,找了两个女职员帮助易天,查找了半天也没有查出有刘晶晶这个人的存在。   说来也奇怪,风花雪月小区上千户业主中,居然只有刘朵朵一户人家姓刘。

  出了物业大门的易天,心里头犯着嘀咕。

  刘朵朵,刘晶晶,她们之间有什么关联吗?如果刘晶晶不是风花雪月的业主,那么洛亚为什么会说毛律师在风花雪月遇到过刘晶晶?  莫非,刘晶晶与刘朵朵是亲姐妹?  其实要解开这个谜底很简单,打了一通电话给刘金山。

  刘金山顾左右而言它,吱唔了半天才跟易天说,刘朵朵这个年纪出生的女孩正是计划生育特别严格的年代,刘朵朵是家里头的独女,并不存在有姐妹之说。   虽说刘金山一口否定,但从言语之间,易天能感觉到刘晶晶怕是与刘朵朵之间有着关联。

  罗玫瑰,刘朵朵的大学同学兼闺蜜,电话里,她倒是很爽快,说这刘朵朵其实就是刘晶晶。   大学毕业一年之后,不晓得刘晶晶抽了啥子风,非得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刘朵朵。   这个结果倒是出乎易天的意料之外,他本来以来刘晶晶与刘朵朵之间是姐妹关系,就算不是亲的,也得沾亲带故。   完全没有料到她们居然是同一个人。   如此一来,新的嫌疑人白大喜就浮上了台面。   他会不会一出狱就找刘朵朵算账,毕竟几年牢狱之灾都是拜刘朵朵所赐。

  至于刘晶晶为啥当年要陷害白大喜,恐怕只有刘晶晶自己晓得,这个谜怕是难以解开了。   白大喜,如果说之前他只是因为违背妇女的意愿强行与别个发生关系,从而吃了牢饭。

  那么如今他真的傻到因为坐了几年牢狱,刚从里面出来就犯命案。   他也真的是傻得可以,难道他不晓得杀人偿命这个道理吗?  不过,不排除他几年牢给坐傻了,不然他为啥一出来就话来威胁当年给他辩护的毛律师呢?  是或者不是,将白大喜请进局里一问就知。   市公安局,白大喜倒是来得快当。

  他一脸懵圈的样子,易天已然将他排除在嫌疑人之外。   他进门就嚷嚷,说他这才出来几天,连B市都没有出去过,为啥要将他给请回来?  白大喜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在牢里表现还可以,写了一本自传体,虽说写得不咋样,但这精神值得表扬。

  据说是带动了一帮犯人学习文化的劲头,监狱里打架的事情几乎灭绝了,因为他成了犯人争相学习的榜样,有几个小学毕业,自认为文笔还可以的大哥,觉得自己是一个相当有故事之人,至少比白大喜有故事,所以跃跃欲试,也打算出一部自传体。   鉴于他作出了如此重大的贡献,上头给他减了半年刑期。   他坐在易天的对面,一脸懵逼。

  “警官,我犯啥事啦?真的,我出来这几天,努力做一个文明市民。 开车过马路礼让行人,不随意变道,也不压双实线。

还不骂脏话,夜里不到12点就梦了周公。 前天,我还扶了一位晕倒在地上的老奶奶。 ”  易天开门见山:“昨天晚上你在哪里?干了什么?与谁在一起?”  白大喜:“警官,我不喜欢你问话的方式,好像在审犯人似的。 我给你讲,我现在是一介良民,你要对我客气一点,小心我投诉你。 ”。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