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一位边境缉毒警花的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文章 > 情感美文,time:2019-07-09 15:29
上一篇:41岁,美国F1拒签,请教大家F1和J1问题。 下一篇:没有了

记录一位边境缉毒警花的故事

中国青年网德宏7月3日电(见习记者乔佳新)生于1993年的任莎莎是四川南充人,2012年参军入伍,被分配到边防检查站,两年后就读于士官学校。 2016年,任莎莎加入女子侦查组,现为云南省德宏州芒市边境管理大队女子侦查组的一员。

任莎莎虽然是整个女子缉毒侦查组中年纪最小的一位,但凭借自己的努力,连续三年荣获优秀士官,并获得“巾帼建功标兵”、个人三等功等荣誉。

  穿军装的任莎莎。 本人供图任莎莎所在的芒市边境管理大队女子侦查组,是一支特殊的队伍,是全省第一支以缉毒为主要任务的女子侦查组。 自2015年6月组建以来,屡破大案,至今共参与查获毒品案件118起,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123名,缴获各类毒品320余公斤,先后荣立集体三等功1次,1人荣立个人二等功,12人次荣立个人三等功,被誉为“刀尖上绽放的铿锵玫瑰”。   任莎莎所在的女子侦查组。 陈国栋摄奋力奔跑向阳而生2012年,十八岁的任莎莎参军入伍,被分配到雷允边境检查站,每天进行着刻苦认真的训练,同期的战友很多都是大学学历,这让高中毕业的任莎莎经常产生无形压力。 因此,刚刚入伍的她开始备考军校。 然而,第一次考军校任莎莎并没有得偿所愿。 训练任务和课业学习并不如想象中那样容易兼顾,“当时我的站长很看好我,希望我能再考一次……”可任莎莎也冷静地分析了自己的情况:考,就要再花费一年时间,而且有可能考不上。 最终,任莎莎放弃了第二次考军校的打算,把目光投向部队里面的士官学校。

她的决定让很多人不解,甚至是反对。

但任莎莎有自己的想法,“人生有时就是一道选择题”,换种方式,转变一个方向,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收获。 2014年,任莎莎报考了公安边防部队的士官学校,学习拍摄取证专业。 士官学校的学习经历非常令她难忘,在这里,她学到了很多专业知识,并且在学习过程中不断成长、成熟。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有一种向前走的感觉!”毕业后,任莎莎如愿被分配到侦查队从事缉毒工作,负责现场拍摄取证。 如今,任莎莎已经参与过多起缉毒案件了。

她就像一朵向阳而生的花,从未停下自己成长的步伐。

  任莎莎在学习拍摄取证。

本人供图忠诚履职卫国戍边边境秘道多,山高林密,面对狡猾的犯罪分子,侦查组的成员时常要在草丛里潜伏长达数小时。 任莎莎的第一次侦查,在紧挨着缅甸的一个村庄,那里地形复杂,人烟稀少,具有很强反侦察能力的毒贩,利用环境特点进行交易。

那天下午,任莎莎和其他队员潜进一片草丛中,盛夏蚊虫很多,到了晚上,脖子上被叮咬的包已经连在了一起,奇痒变成了刺痛。

凌晨,毒贩的身影出现了。 看着毒贩越来越近,任莎莎心跳加快,30多摄氏度的高温下,她全身冒冷汗。

当另一名毒贩出现的时候,侦查员们从草丛中冲了出去。 任莎莎高举摄像机,全景、方向变化、关联方式、抓拍……她的任务是现场取证,“要固定证据,要在第一时间全方位地拍摄”。

  女子侦查组平时隐藏的密林。

庄兴摄这只是任莎莎日常工作中很普通的一瞬间,记者于当天中午12点半,跟随任莎莎所在的女子查缉组,去德宏州芒市的贺勐查缉点进行检查。

因贺勐查缉点紧邻中缅边境,位于瑞丽与芒市之间的交通要道,地形复杂,往来车辆和人员众多,所以这里的执勤任务很重,任何有疑点的车辆,都需要停下来接受检查。 近40度的高温炙烤着大地,这些坚强的姑娘们,穿着厚厚的执勤服,全副武装,有条不紊地进行道路规划、路障摆放、列队检查等工作,对过往的大巴、私家车、货车进行排查……  芒市边境管理大队查缉队员在贺勐查缉点执勤。 庄兴摄  任莎莎和队友对过往车辆进行例行检查。 陈路坤摄任莎莎作为队伍中年龄最小的一位,也参与过特大缉毒案件。 她印象最深的是2017年破获的“五0六”特大贩毒案,当场抓获4名毒贩,缴获65公斤毒品海洛因。 在2017年5月初,德宏芒市边境管理大队接到线索,近期可能有大宗毒品入境,并将经过芒市运送到内地。 接到线索后,芒市边境管理大队迅速成立专案组,并派侦查员在整个德宏进行摸排核查。 当天晚上,侦查员在设卡检查时发现了可疑车辆,伴随着枪林弹雨,执勤人员展开堵截,为了逼停嫌疑车辆,侦查员直接对其车尾进行撞击,最后,四名犯罪嫌疑人被当场制服,并于车辆附近的草丛里查获65公斤的毒品海洛因,这是一次典型的“分离”的分段运输手段。 矢志追梦青春无悔任莎莎是一个地道的川妹子,她十八岁入伍,当兵七年,只有一次在家过年。

她的青春和热情,都撒在了这片她热爱的土地上。 她决定参军入伍时,父母是持反对态度的。 他们认为一个女孩子没必要那么拼,便给她安排了工作,希望她能够安稳平顺地过日子。 可十八岁的任莎莎意志坚决,毅然穿上了军装。

五年后,任莎莎一期士官满,父母认为这兵也当够了,可以选择退伍了,而任莎莎却说“让我再当三年。

”她对部队的向往和热情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根植在血液里的红色基因。

任莎莎的外公是一位老革命,当了一辈子的军人,开过火车,上过战场。 任莎莎对外公的敬佩从孩提时期延续到了青年时代。 童年的她,会拿着外公的军用水壶懵懂的问,“这是在哪里买的,为什么跟我们的水杯都不一样呢?还会斜跨呢。 ”而外公会骄傲地跟她说:“这个在外面可买不到,这是我从部队带回来的。 ”青年时期的任莎莎,会对着视频另一头的外公说,“我立了三等功。

”年迈的外公会平静又欣慰地向她竖起大拇指。 外公从来不把这个外孙女当女孩看,而是把她当成一名军人,一名战士。 在她遇到困难的时候,父母和外婆总是对她嘘寒问暖,而外公则会平静地表示,既然你选择了这条道路,就应该努力走好,做好一名军人应该做的事情。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