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王娇妻轩辕墨,贝诗诗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文章 > 情感美文,time:2019-05-15 13:49
上一篇:文言文硕士论文致谢,论文致谢 下一篇:阎连科最满意作品《四书》 称写作是命运的安排

阎王娇妻是由秀儿创作的恐怖类小说,主角轩辕墨,贝诗诗全文章节目录,此书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按理说,这捧花这么跌落在地上,怎么着也得掉不少的花瓣,但是却没有一瓣花瓣被摔下来。 ...“谁说我要嫁给你了?!我是不会嫁给你的!更不会给你生孩子!”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他竟然***到要让我给他生一只鬼娃娃,顿时急了眼,连忙对他说道。 被我这么拒绝,他那深不见底的眸中,染上了一抹说不出的阴鸷,他冷冷地盯着我,一字一句说道,“娘子,你没有选择。 ”说完这话之后,他就如同一团烟雾一般消失在了我面前,而同一时间,我不敢置信地发现,我竟然已经回到了我租住的那个小公寓里面!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我真觉得,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是一场梦。 可我心里清楚,这一切,不是梦,下身,依旧是隐隐作痛,我被一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鬼破了身,我最爱的男人,和我的闺蜜,勾搭在了一起。

他们,一起背叛了我。

我还连累了我的父母,我害死了我最亲的人!“爸,妈,我对不起你们!”想到爸妈的惨死,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我爸妈一辈子老实本分,他们本来应该平静终老,却因为我,而无辜惨死!正沉浸在无边的悲痛中不能自拔,我的手机就跟催命似地响了起来,我本来是没有心情接电话的,但是当我看到来电显示竟然是我爸的时候,我跟弹簧似地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我颤抖着接起电话,真害怕我的欢喜,只是一场空。 电话那头传来爸爸焦急的声音,“诗诗,你还在叶琛的村子里吗?你现在怎么样了?!”听着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我顿时泪流满面,我想要告诉我爸,我没事了,我已经回到了我租住的地方,但是因为我太激动了,我哽咽了许久,都没有说出一个完整的字眼。

“诗诗,是不是那些人也要对你下手?!诗诗,你等着,爸爸这就回村子里救你!”我爸见我一直不说话,以为我还没有脱离危险,不禁焦急地说道。

“爸,我没事,我已经回来了。 ”不希望爸爸为我担心,我深吸了一口气,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对爸爸说道,“爸,你和妈妈现在怎么样了?你们现在在哪?我这就过去找你们!”“诗诗,你不用过来了,我和你妈妈都没事,我也以为,我和你妈妈这次活不了了,没想到我俩被冲到河流的下游,竟然被好心的游客给救了!诗诗,是爸爸对不起你,爸爸当时,就不应该让你嫁给叶琛那混小子!”我爸的声音之中,盛满了说不出的自责,“诗诗,以后爸爸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绝对不会再让人欺负你。

”“爸,只要你和妈没事就好。 ”我哽咽着对爸爸说道……又和爸妈寒暄了几句,我才挂断了电话,我无比确定,电话那头的,是我的亲爸妈,他们,还活着,这样,真好。 我刚刚开心了没几分钟,就又想到了那只男鬼的事情,我觉得我不能坐以待毙,我必须好好想想对策摆脱那只男鬼。 被那只男鬼破了身,我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我倒霉,我认栽,但是我才二十二岁,我还这么年轻,我不能一辈子都毁在那只男鬼的手中!对,我要想摆脱那只男鬼,首先就是不能怀他的鬼娃娃!我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买避孕药!随手抓过钱包,我就快速往公寓外面冲去,谁知,我刚刚推开公寓的大门,就看到一个年轻的男人捧着一大捧黑色的曼陀罗笑眯眯地站在门口。 浓重的死亡气息扑面而来,看着我面前的这一大捧黑色的曼陀罗,我顿时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黑色曼陀罗的花语,死亡,生的不归之路。

“小姐,这是你的花,请你签收一下。 ”无视我的震惊,那年轻的小伙笑眯眯地看着我说道。 “你弄错了,这不是我的花,我没有在你们花店订过花。 ”这一捧曼陀罗让我心中莫名不安,下意识的,我就想要关门,可那小伙却硬是将那捧花塞进了我的怀里,“小姐,这花的确是送给你的,要是你不方便签收,我就帮你签收了。 ”说着,那小伙就快步转身离去。 这捧花的中间,有一张白色的卡片,黑白相衬,显得特别特别的突兀,我心里清楚,这张卡片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我还是拿起了这张卡片。 “娘子,明晚十一点,不见不散。

”看到卡片上的这行字,我手一抖,大捧的曼陀罗就跌落在了地上。 按理说,这捧花这么跌落在地上,怎么着也得掉不少的花瓣,但是却没有一瓣花瓣被摔下来。

地上这一团浓重的黑,我越看越是刺眼,我一咬牙,就狠狠地踩了上去,直到把这些花踩得稀巴烂,我才停了下来。 我想了想,快速从房间里面拿出垃圾铲和笤帚,就把他们扫起来倒进了垃圾桶,终于不用再看到那些花,我心里总算是稍微舒坦了一点儿。

我们小区外面的街上就有药店,我一进药店,一位热情的大姐就走了过来,“小姑娘,你需要什么药?我帮你找。

”“我买,我买……”本来觉得来买避孕药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走进药店之后,我才发现,这话有点儿难以启齿。

那大姐是多精明的人啊,看到我这副模样,她就明白了个大概,“小姑娘,你想买避孕药对不对?事前的,还是事后的?”“事后的。

”我小声对着那大姐说道。 “你拿这一款吧,只要没超过二十四小时,吃了它肯定不会怀孕!”说着,那大姐就笑眯眯地将一盒避孕药塞进了我手中。 “大姐,谢谢你啊!”那大姐一直都对我笑得挺和蔼可亲的,现在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竟然忽然觉得那大姐的笑容有点儿……诡异。


本月热点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