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修复重建过程中的真实性问题探究,文物保护论文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文章 > 情感美文,time:2019-05-15 19:39
上一篇:文物保护的意义与具体要求,文物保护论文 下一篇:文物古建筑消防安全应对措施探究,古建筑论文

  修复性为主文物--杨氏铺子  杨氏铺子在火灾中受损较小也是3个文物中基础资料最齐备的。

其主体建筑尚存,沿街立面保存完好,主要考虑山墙面的恢复和细节修复。

现场可收集到复原所需数据和实物照片,加上文物局提供的资料,我们有充足的依据还原杨氏铺子火灾前的样貌。   (1)相关基础资料搜集困难,难反映文物真实情况  文物恢复工作需从基础资料入手,资料的收集分为现场资料和当地文物部门提供的文献资料两个部分。 由于卡房和夏举岗达烧毁严重,现场只剩残垣断壁,信息收集困难,无法获取有价值的数据;当地文物部门提供的资料存在不齐全的问题,鉴定文保单位时拍摄的照片不能完全反映文物的情况,文字记述不详无法准确得知功能和布局,给文物恢复重建带来许多困难。

卡房在认定为文保单位时,当地文物部门也并未对其进行过现场的测绘,没有留下相关的图纸和资料,无法为重建做参考。

  (2)重建过程中猜测较多,文物真实性得不到保障  根据重建导则的分类,杨氏铺子、夏举岗达和卡房属于一级建筑,按要求应还原其真实性(图3)。

除了杨氏铺子外(图4)其余两个文保单位的复原资料欠缺严重,在恢复过程中存在一些推测的成分,尤其以卡房在这方面的问题最突出。   由于缺少恢复重建的基础信息,无法准确判断卡房的结构、功能、层高等关键性问题,门窗细节和尺度大小数据也缺乏。 在推测平面功能时出现两种说明,一个来自文物部门,一个来自文物专家,当地文物部门主张卡房是自宅而文物专家则认为是公共建筑,曾经用作税房,以致出现了两个卡房的平面猜测图(图5),但哪一方才是准确的?在没有更明确的证据前也难做判断。

正房三开间的结构形式也是基于卡房汉藏风格相结合的形式,汉式传统民居多三开间,两个辅助用房则是根据相关专家对卡房功能推断和层高的关系推测用途。

  房间内部门位置的选择和楼梯大小、位置都只能是推测,房屋高度也是通过照片中卡房和周围建筑对比及简单的文字说明来推测,并不准确;门窗尺度大小和细节以及墙体厚度则是根据藏式传统民居的尺寸借鉴而来,夯土墙采用传统工艺的同时,在泥土中掺入一定的碎石、竹片、草筋,使夯土墙的密实度和拉结性增强;卡房资料不足,内部结构现今又无法考证,通过照片中外露的木构件和汉藏结合特点推测主屋应该采用汉式传统民居穿斗结构形式,而两间辅助用房则是采用藏族传统民居的结构形式,其中一半屋顶为藏式民居传统屋顶形式,单坡顶由小马扎支撑,用冷杉木劈制成约20cm宽、1m长、2~3cm厚的闪片覆盖于木屋架上,闪片上压石头的传统做法。 这些推测可能都不准确,都无法完全真实反映卡房原来的状况;同时受到照片角度的限制卡房的全貌无从得知,文物真实性的恢复得不到保障,但鉴于卡房的实际情况也只能做上述推测。

夏举岗达虽然在资料上也存在不完善的情况,由于保留的测绘平面图和搜集到的夏举岗达照片,所以复原时相对卡房要更准确(图6)。

  从夏举岗达基础资料和香格里拉传统的闪片房做法,得出以下结论作为指导重建工作的依据,主体建筑外观造型、沿街立面和建筑材料根据原有照片原样重建,再根据测绘平面恢复主体木结构、夯土墙,屋顶为藏式传统平屋顶加闪片并采用传统木材及工艺做法,闪片顶采用传统夯土墙外木柱及平屋顶上马扎支撑木屋架,力求恢复传统藏式闪片房二层土木结构和传统风貌(图7)。

但除了平面布局外,其余部分也是通过其他资料的研究推断而来,并非夏举岗自身的数据,复原的真实性也不能完全确定。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