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连科首提神实主义写作 探究被真实掩盖的真实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文章 > 情感美文,time:2019-05-15 14:13
上一篇:阎连科最满意作品《四书》 称写作是命运的安排 下一篇:阎连科:畅销只是自娱自乐 中国作家在世界上只算配角

  学者与作家,用不同的方式解读当下,理解当下,批判当下,让学术为人们解惑释疑,用文学供人们宣泄和反思。   2013年12月30日,2013凤凰网年度译著经过众多学者、先生的甄选,呈给读者品评、参考。

在推出的五种著作中,《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与我们很有亲切感,因为从名字就不难看出,这是一部紧扣中国当下社会命运的书。 《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是汉学家孔飞力以中国经验为个案,来验证其关于现代国家是如何形成的一部论文集。 在我们看来,这是同类书籍中分析架构最完整且深入的一本论著,其中一些极为重要并耐人寻味的思索,足以使此书得到对中国命运关切的人们的重视。

另外,孔飞力的历史写作素来以文字精巧和意蕴深邃著称,而译著也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点。 评选分析这样解读本部译著。   在转型期的纷繁、复杂和急速变幻中,当下的中国人对自身命运有着迫切而深刻的关注,毕竟,只有知道何去何从,才能心里踏实、步伐坚定。 如果通过学者的解读,能够明了我们走过的道路,看清未来的发展方向,对安抚我们的焦虑、迷茫有莫大帮助。 在豆瓣最受关注图书·非虚构类作品榜中,这本译著上升到了第五位,说明都市人群对此书的认同。

  对当下中国社会发言的,有孔飞力这样缜密研究的学者,也有满怀深情和忧虑的作家,前者用现实说话,后者力图用虚构的文学手法,演义出超越现实的另一个家国面貌。 后者的代表人物阎连科,近期推出了长篇小说《炸裂志》,将名为炸裂的村庄的三十年变迁描述给读者。

阎连科以神实主义的写作手法,荒诞、夸张地呈现了一个百人乡村走向超级大都市的过程,将经济发展中走向富裕的狂野欲望,撕心裂肺的两性博弈,家族的仇恨,历经沧桑依旧温暖的无功利的坚持,融合在了一起。

这部作品既是一部乡村志,也是一部精神史和心灵史。

  神实主义是阎连科提出的一种新的文学创作概念,2011年他在《我的现实,我的主义》一书中首次提出了这个名词。 神实主义即是在创作中摒弃固有真实生活的表面逻辑关系,去探求一种不存在的真实,看不见的真实,被真实掩盖的真实。 阎连科在访谈中这样解释,同样是描写一条河流,我不关心河面上的情况,浪花像什么,河水怎样流,而是直接去探索底下的河床是什么样子。

《炸裂志》是凤凰好书榜2013年10月的头名,也是新浪图书 2013年11月文学好书榜的亚军。 可见,业界对此书评价不低。

在凤凰卫视的《开卷八分钟》里,主持人梁文道用了三期时间介绍这本书,并与读者分享了其中的精彩章节。 在书中,阎连科用夸张、荒诞的笔法,揭示了炸裂村男盗女娼式的发展模式,也表达了自己对当下人心的批判。   学者与作家,用不同的方式解读当下,理解当下,批判当下,让学术为人们解惑释疑,用文学供人们宣泄和反思,紧贴时代命运,承担知识分子的责任。 这样的追求,这样的探索,比起自说自话式的研究,自娱自乐式的写作,得到同人和读者的认可,自在情理之中。 本文链接地址:。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