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中的我,我中的无限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文章 > 情感美文,time:2019-05-19 12:01
上一篇:无论终点在哪里,反正一年又过去了 下一篇:无需羡慕,有你就够了

分钟分钟后,考生不能再进入考点参加当次科目考试。

  心理学是关于个体行为及心智过程的科学研究,其实证研究程序包括提出研究问题、建构研究对象、操作化研究构念、收集实证资料、回答研究问题等步骤。在研究的过程中,研究者可以选取社会心理学和认知神经科学等研究视角,借助量化方法和质性方法进行研究。不得不说,心理学对于了解自我、了解他人、了解社会、了解自我如何影响他人、了解他人如何影响自己有非常重要的作用。讲座现场吴艳红从什么是自我、文化如何塑造自我等问题入手阐发了与谦虚相关的系列研究问题。

无限中的我,我中的无限

先把哈勃天文望远镜瞄向太空。 对于无边无际的宇宙,我们所能观察到的星云仅是极小的一部分。 然而,就是这样,其数量便已达到10亿个了。 象连绵不断的云雾,它们在太空悬浮飘荡,令人眼花缭乱。 屏气凝神,慢慢搜索。

一片片地挪移,一格格地放大。 从右上角开始,到右下角,再到中间,到左边-------看这!有一旋窝状紫色星云很象。

拉近一看,是长蛇座星云。 啊!那个呈不规则圆形的淡兰色星云肯定是它!仔细一瞧,是猎犬座星云。

还算幸运,在误找了金牛座星云仙女座星云等近十个星云后,终于找到了银河系。 在众多星体组成的满天云雾中,它象一只飞鸟飘忽微茫。 靠近后,银河系那微小的身躯蓦地变得庞大无比:它的直径为10万光年,由1000多亿个星系和大量的气体及尘埃组成,中心是一个巨大的核球,周围缠绕着十余条旋臂。

架着哈勃望远镜再次寻找。 中央核球没有,距尺旋臂没有,天鹅旋臂没有,南十字旋臂没有------反复多次还是没有。 无奈之余随便一搜,最后竟在最边缘最小的旋臂-------猎户座旋臂的里侧发现了太阳系。

在银河系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里,它卑微地蜷缩着。 像在一个超级大都市来到单元居室,我们从银河系进入局促的太阳系。 尽管如此,其广大深远还是令人大为惊异了:它有水星火星木星等九大行星,有十万个体积不同的小行星及不计其数的冰团碎块。 还好,凭借着对其位置的熟悉程度,虽几经曲折,我们还是较快地找到了人类的家园-------地球。

地球太小了。 现在改用人造卫星探测系统。

某种意义上,它相当于实验室里的电子显微镜。

头一步,把焦距对准50分之一的位于北半球太平洋西岸的中国大陆,放大。 再一步,对准800分之一的华北地区天津市,放大。 然后,瞄向2000分之一的南开区红旗路,放大。

最后,在泊东小区找到了这次从宇宙开始的搜寻活动的最终目标------在门口花园散步的我。

地球是宇宙的一粒尘埃,我是地球的一个原子。

有科学家推测,另一种智慧生命,生存在另一形态的行星上呢。

他们之于那个行星,犹如我们之于地球。 起初,他们惊叹于那个行星的辽阔无垠:那一眼望不到边的大地,那总是走不到尽头的森林,那永远达不到彼岸的海洋,那多得数不清的民族和国家。

他们自然而然地认为那个行星就是整个宇宙。

许多年后,科学技术的发展,使他们拥有了天文望远镜。

他们用它观察天空,愕然地发现那里存在着更为浩瀚的世界。

有2000多个行星在周围游荡着拥挤着跳动着,有的和自己所在的行星体积相等,有的大上几倍。 通过反复观察,他们了解到,这些行星都处于一个直径为6光年的圆形天体内,天体的边缘是一层没有缝隙的厚壁。 他们把这个天体命名为太阳系,并认为太阳系才是宇宙。

又过了许多年,他们造出了宇宙飞船,并驾着它冲破了太阳系边缘的厚壁。 万没想到,又被许多和太阳系同样大小的星系包围了。 他们经过观察和计算,发现眼前的星系数量居然多达一万亿个!前面那个走兽状的星团,仅耳尖部分就聚集了5000万个星系。 右边那个飞鸟样的星团,其一根羽毛也由7000万个星系组成。

目瞪口呆之余,他们把这里命名为银河系,并认为银河系才是真正的宇宙。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改进了宇宙飞船,用了数万光年,最终飞出了银河系。

银河系那巨无霸样的身躯照例变得象飞虫般渺小了。 红色的太空上弥漫着连绵不断的星云,纵横交错着粗细不一的管道。

宇宙怎么能够样大!怎么可以这样大!简直大得无法想象!大得不能解释!他们推测,共有六十万亿个太阳系样大小的星系存在于这个硕大无朋的天体里,这个天体上面呈不规则圆形下面是不规则长方形并突出着四条支杈。

经过慎重论证,他们最后断定,这个天体才是整个宇宙。 他们不知道,他们生存的那个行星,其实就是人体内的一个线粒体。

他们所谓的太阳系,就是人体的一个细胞。 他们长达数万光年的冲破银河系太空之旅,只不过是在人体肝脏内由镰状韧带和右叶形成的小夹角里短约厘米的蠕动。 而被他们最终确定为宇宙的那个天体,就是我-------在门口花园散步的我。 我是原子,还是宇宙。

无限是我的一部分,正如我是无限的一部分。

在生命的无极中,我无时不刻地博大着,又无时不刻地渺小着。

这令我无法自卑,又无法自傲:不能沉沦,又不能疯狂。

而且,我想,身体内的那个小行星,也一样。

本文链接地址:。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