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 我的骨科是德国学的我的姐姐是大明星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文章 > 情感美文,time:2019-07-09 17:01
上一篇:重庆加快建设长江三峡国际黄金旅游带 下一篇:没有了

第五百四十二章 我的骨科是德国学的我的姐姐是大明星最新章节

裴南曼柔声道:“老太太,想不想吐?”老太太摇头:“就是疼。

”李大佬安慰道:“医生马上过来了,妈,您忍着点。 ”秦泽挤开前方的几个阿姨,把裴紫琪和李东来也往后丢了个踉跄。

闪开闪开,我要装逼了。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装逼人前显圣技术了。 读书人的事,能叫装逼吗。

“没有吐的话,那就不是复发,可能是饮食没有节制,老太太吃太多了?”秦泽道。

“小娃子别瞎说,你怎么知道不是复发。

”一个被秦泽挤了个踉跄的阿姨斥责道。

“胰腺炎复发那不得了,”秦泽说:“症状是呕吐加腹痛,只是腹痛的话,对了,是急性还是慢性。 ”这回是裴紫琪回答他:“好像是急性。 ”秦泽恍然,凑近老太太,煞有其事的说道:“那没事儿,只是年纪大了,器官恢复缓慢,有间歇性阵痛,无碍的。

”不管真心也好,虚情假意也罢,众人都一脸急迫和关切的模样,等着医生过来查看情况。 偏偏这小子自以为是,多嘴多舌。 懂点常识就指手画脚,想出风头的心理,是最愚蠢的。 李东来悄悄拉了他一下,脸色尴尬。

老太太疼的脸色发白。 李建业皱眉道:“医生还没来?”裴南曼说:“他刚才在外面,不在酒店房间里,已经往回赶了。 ”“要不先送医院?”有人道。 李建业点头:“不等了,送医院。

”本来想等医生过来,眼下老太太疼的紧,医生又在外面,在场的也没个学医的,生怕耽误了病情。

“要不我来看看?”秦泽挨到裴南曼身边。 这人想出风头想疯了不成?叔叔阿姨们频频皱眉。

李建业面露不悦。 秦泽立刻道:“我学过医的,曼姐知道。

”裴南曼一脸懵逼。

其他人愣了愣,看裴南曼。 裴南曼收起茫然的表情,板着脸不说话。

秦泽就顺势挤到裴南曼身边,并且拱了拱屁股,把她往边上推。

曼姐没拆穿我,曼姐果然是爱我的。 秦泽手指轻轻按在老太太左上腹:“是这里疼吗?”老太太点头。 他把手移到腰侧,以一种手指发劲的按捏手势,轻轻按了片刻:“还疼吗?”老太太脸上疼痛不改。 秦泽又在她右下腹按了片刻:“还疼吗?”(上章笔者写错了,一时疏忽。

没想到立刻被人指出来,疼的是左上腹。

那位陈独秀同志,请你坐下吧,边上的李大钊眼神很危险。

)老太太蹙眉:“疼。

”秦泽借着在她手臂和背部按捏片刻:“现在呢?”老太太舒展眉头:“好,好多了?”秦泽“哦”一声,继续在各处穴位按捏,顶着一簇簇茫然、质疑、惊奇的目光。 老太太坐在椅子上,从皱眉忍耐痛楚的表情,慢慢舒缓,慢慢轻松,几分钟后,没有了痛苦的神色,甚至还有点爽。 她左边站着李建业,从半蹲着急切的表情,慢慢变成轻松和惊讶,人也站起来了。

右后边是裴南曼和裴紫琪后妈,裴南曼现在神情有点懵,看着有点萌。

秦泽顺着肝经到胆经,来回按摩,胰腺炎为引起肝和胆的疼痛,人年纪又大了,器官衰弱,秦泽帮你梳理气血,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胰腺炎本身就是需要静养的病,所以用中医手法护理,能起到很好的效果。

换成别的病,就该送医院去了。

治疗胰腺炎,既简单又麻烦,真正的用药,只需要打一针就好,抑制胰腺分泌。

但后期的疗养很麻烦,不能吃饭不能喝水,全靠打点滴维持营养。

这是吃出来的病,俗称富贵病,多见于中老年人,胰腺炎会转化成胰腺癌,目前医学所知,是最痛苦的癌症之一。

秦泽道:“老太太,吃东西要注意了。 你的病还没好利索。

”老太太道:“没怎么吃,我都按着菜单来的。

”秦泽道:“是不是吃肉了?荤腥不能沾,年纪大了,恢复期比年轻人要慢。

”老太太:“是吃了一点点。 ”秦泽点头:“所以你痛了,喝一个月的粥吧。 ”老太太应道:“哦小伙子,你刚才是怎么治好我的。

”她问出了在场众人心里的疑惑。 秦泽道:“中医里的推穴手法,很简单的。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脑海里收到系统的提示:任务完成,奖励五百积分。

美滋滋。 李东来纳闷道:“秦哥,你怎么会中医?你明明是金融系的。 ”这一不小心就被徒弟拆台了。 秦泽迎着一道道目光,训斥道:“咱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什么都得会,没几手硬把式,你怎么接班?”对了,我都等了二十四年了,我什么时候接班啊?在线等,急!李东来:“”医生终于从外面赶回来,拎着一只急救箱,排开人群:“老太太怎么样了?”见到安然无恙的老太太,医生一愣,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茫然的看着李建业。

李建业微微颔首:“刚才左上腹突然疼痛,不过现在好了,医生你再帮忙看看?”医生经验丰富,听完,心里就有数了,“胰腺炎康复后的阵痛,属于正常情况,但如果不疗养好,经常出现类似的阵痛,那么急性胰腺炎会恶化成慢性。

”专业人士都这么说的,大家顿时放心。

医生接着又简单的替老太太检查了身体,并无大碍,他打算留下来静观片刻,看会不会有后续疼痛。

陈复兴哈哈笑着,拉着秦泽要继续喝酒。

李建业道:“小秦喝了不少,差不多了。

”语气里透着几分亲切。

“对了,一航怎么没回来?”李建业问道。

粤b无数的大叔说:“我去看看。 ”他正好想去厕所。 医生表示对秦泽的中医很感兴趣,感觉遇到了同类了,随口和他聊了几句。

发现他完全不懂西医后,便只谈中医。 不愧是能当私人医生的,学识很广博,竟然对中医也有颇多涉猎。 当秦泽说到中医问诊,全靠经验,需要长时间积累,而且中医存在的背景是医疗器械并不发达的时代,因此中医被西医赶超是大势所趋,历史必然。

但说中医是骗人的就太过分了,中医的精粹和神奇之处也不能否定。

两人获得一致看法。 “就拿胰腺炎来说,几十年前是绝症,但随着医药行业的发展,已经可以治愈。

时代在进步,医学也迈入了全新的时代。 ”医生说。 “现在的医学行业,其实中医西医早就结合了。

但是大病还是得看西医,比如中医就做不了手术。 ”秦泽说。

相谈甚欢,医生和秦泽交换名片。 “骨科?”秦泽一愣。

医生的名片里有很多科,还是个比较全能的医生。 “当私人医生,不能仅限于单科,不然在这行吃不开。 ”医生笑道:“我骨科是在德国学的,念到博士。

”秦泽小手一抖。 医生开玩笑道:“以后伤筋动骨的找我,给你打五折。 ”秦泽小手再一抖:“”撕掉,回头就把名片撕掉。

两人正交谈着,粤b无数的大叔回来了,一脸好笑的表情:“一航在厕所醉倒了,吐了一地,就躺在自己的呕吐物上。 我让服务员送他回房间了。 ”众人顿时看向秦泽。

这家伙什么酒量?看起来一点事儿都没有。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